老婆在上:前夫,我们谈谈by乐狸乐梨)-老婆在上:前夫,我们谈谈免费阅读

时间:2021-05-03 18:24:08    作者:乐狸乐梨    来源:zsy

小说简介:(爽文)老婆在上:前夫,我们谈谈舒浅狸傅廷臣已完结目录,舒浅狸傅廷臣全文免费阅读,舒浅狸傅廷臣小说由小编为大家带来,给大家带来,是作者乐狸乐梨原创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,主要讲述了男女主人公舒浅狸傅廷臣的情感故事,喜欢这...

老婆在上:前夫,我们谈谈by乐狸乐梨)-老婆在上:前夫,我们谈谈免费阅读

第二章 至始至终,只想得到你

一个星期后,傅家和舒家的婚礼如期举行。

婚礼是在京城最大的教堂进行的,来的人很多。

舒浅狸穿着洁白的婚纱,精致的妆容,让舒浅狸整个人看起来异常高贵娴雅。

傅廷臣因为身体的原因,是被人推着过来的,当他出场的时候,全场一片安静。

他们看到了什么?

傅廷臣并未穿西装,他穿的是医院特有的病人服,他的脸上没有丝毫喜悦之色,仿佛今天不是自己结婚的日子。

所有人都翘首期盼,用幸灾乐祸的眼神望着舒浅狸。

舒浅狸落落大方的走上前,哑着嗓子道:“廷臣,从今天开始,我就是你的妻子。”

傅廷臣冷笑一声,没有说话。

舒浅狸也没有在意,和傅廷臣一起行礼,在交换戒指的时候,舒浅狸有些紧张的捏着男士的戒指,就要帮傅廷臣戴。

傅廷臣却挥开舒浅狸的手,差一点将舒浅狸推倒在地上。

舒浅狸看着傅廷臣,傅廷臣也看着舒浅狸。

男人冰冷的凤眸,带着浓的化不开的寒冰之气。

他伸出手,将女性戒指拿过来,扔到舒浅狸脸上,表情张狂又邪恶道:“自己捡起来戴上吧,至于我的戒指,不需要!”

“婚礼我给你了,舒浅狸,好好享受你傅太太的头衔吧。”

舒老爷子的一张脸难看至极,偏偏没办法说什么,这一切,都是舒浅狸的选择,他无权干涉。

舒浅狸看着滚到地上蒙尘的戒指,弯腰将戒指握紧,脸上却始终带着仿若幸福的微笑。

“好啊,从今天开始,请多多指教,傅先生。”

傅廷臣瞳孔紧缩,握住轮椅扶手的手指近乎变形。

女人脸上近乎幸福的微笑,刺痛了傅廷臣的双眸,他的心口处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此时此刻的舒浅狸,像个为爱痴狂的疯子。

“贱人。

”良久,傅廷臣稳定情绪,朝着舒浅狸吐出两个字,便带着自己的人,离开婚礼现场。

舒浅狸紧紧握住手中的戒指,戒指有些坚硬的棱角,将舒浅狸的手心划破,黏糊的鲜血流出来,晕染舒浅狸整个手心,可是舒浅狸不在乎。

她痴痴的望着教堂的门口,瞳孔深处带着浓浓的哀伤和痛苦。

傅廷臣,我爱你,甘愿成为你口中的贱人。

在众人眼中,舒浅狸就是一个疯子,为了嫁给傅廷臣,不折手段的女疯子。

结婚当天,舒浅狸一个人在婚房度过,望着手中的戒指发了一夜的傻。

第二天。

舒浅狸便进行手术,给傅廷臣捐赠骨髓。

手术很成功,在所有人都围着傅廷臣嘘寒问暖的时候,舒浅狸一个人安静的躺在病床上,虚弱的看着窗外。

陆绎看着舒浅狸苍白的脸,心疼道:“你真的不要命了不成?明明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,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情?”

“我有一个梦,若是不实现,我死不瞑目。

”舒浅狸转头看着陆绎,笑的异常虚弱明媚道。

没有人知道,舒浅狸其实得了绝症,医生建议舒浅狸住院接受治疗,但是舒浅狸拒绝了。

她要捐骨髓的时候,陆绎是不赞成的。

毕竟她现在的身体已经很糟糕了,又将骨髓捐给傅廷臣,简直就是拿自己的命,换傅廷臣的命。

“你这样又是何苦?傅廷臣不会感激你。”

“无所谓,我只想实现自己最后的心愿,反正……他一直都恨我,恨我……害死他父母,恨我……拆散他和肖荷。”

傅家和舒家原本是世交,傅廷臣和舒浅狸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。

可是,这个关系,在七年前彻底破裂。

七前一场车祸,带走了傅廷臣的父母,而当时和他父母在一起的人是舒浅狸。

当时车子是要撞舒浅狸的,傅廷臣的父母救了舒浅狸,舒浅狸因为受惊过度,没有及时报警求救,导致傅廷臣的父母死亡。

因为这件事情,两家便不在往来。

而舒浅狸又在一年前,在傅廷臣和肖荷要订婚那天,对傅廷臣下药,导致肖荷出车祸躺在医院,至今昏迷,重重的事情累积,让傅廷臣对舒浅狸的厌恶更加浓重。

“这些药,要按时吃,可以控制你病情的,我正在研究新药,希望可以帮到你。”

陆绎像是邻家大哥哥一般,摸着舒浅狸的头发,眼底带着黯然和悲伤。

舒浅狸对傅廷臣,太执着……

他怕舒浅狸最后不仅灼烧了傅廷臣,也将自己焚烧。

……

舒浅狸住院七天后出院。

网上很多人都不齿舒浅狸这种乘人之危的方式,甚至很多人专门看舒浅狸的好戏。

舒浅狸就算成功嫁给傅廷臣又如何?最后的结果,也只能是豪门弃妇。

舒浅狸出院后,每天都会亲自去菜市场给傅廷臣买土鸡,然后让陆绎配一副补药,炖给傅廷臣喝。

每次舒浅狸去傅廷臣的病房,傅廷臣看都不看舒浅狸一眼,直接让舒浅狸滚。

可是舒浅狸偏偏不滚,还将熬的鸡汤递到傅廷臣眼前,让傅廷臣喝。

傅廷臣阴沉着脸,一巴掌挥开舒浅狸手中的鸡汤,表情嫌恶又憎恨道:“舒浅狸,你已经如愿以偿,现在马上给我滚。”

“我是你的妻子,这是我给你熬的汤,你必须喝掉。

”舒浅狸看着地上的碎片,抬头看向傅廷臣,淡淡说道。

“滚,看到你我就恶心。”

傅廷臣抓着被子,手背青筋毕露,冷冷道。

“恶心又如何?你户口的另一半,是我。”

舒浅狸微笑看着傅廷臣,似挑衅道。

傅廷臣抓起一旁的杯子,朝着舒浅狸扔过去,杯子直接砸到舒浅狸的额头,她没有躲,一声闷响后,鲜血顺着女人的额头流下来,将她整张脸都染红了,异常恐怖。

傅廷臣瞳孔紧缩,身体微微僵了僵,似乎没料到舒浅狸竟然不躲开。

“别闹脾气,你的身体,要多喝一点补品才能够康复,你不想看到我,我走便是。”

舒浅狸抬起手,抚了抚脸上的血,对着傅廷臣平静道。

“舒浅狸,你这样究竟能够得到什么?”

在舒浅狸转身往门口走的时候,傅廷臣突然哑着嗓子问道。

舒浅狸顿了顿,回头看着傅廷臣道:“我至始至终,只想得到一个你。

老婆在上:前夫,我们谈谈小说
猜你喜欢